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中心 > 行业新闻 >

尔康制药,你怎么了?

A股市场里,表面看上去仅是买入卖出的交易市场,实则背后隐藏的都是血雨腥风,明争暗斗。鲜韭菜老韭菜,一茬接着一茬。

财务造假的识别,一直是大家心里的一个结,谁都想学,谁都该学,但是真正耐心学下来的估计没几个。

没有哪家公司的脸上会写“造假”,毕竟那些藏着镰刀的企业老板,背后都有着十几二十几个和你这个散户斗智斗勇的财务团队,秀“财技”的样子不要太6。

查理芒格说“我不喜欢那些最后指着一堆设备告诉我们这是企业历年留下的利润,我只喜欢产生自由现金流的公司”

这句话说的就是,别看有的公司表面风风光光,但背地里并没有挣多少钱,最后公司账上留下的一堆设备,可能会变成应收账款,应收票据,存货,固定资产,在建工程。

诺,比如昨天提到的山西汾酒,实际上,从上面这些财务项目里,你就可以OUT掉一大部分臭不要脸的公司。

这也是二康,欧菲光暴雷的原因,伪价值投资标的,利润虚高,增长完美, 这样的饼画的再大,也有破灭的一天。

今天想和你们分享一家曾经被证监会调查证实财务造假的公司。

本来今天标题想取 “造假的公司,现在怎么样了?”,忽然觉得不够响亮,略憋屈,还是直接把这家公司丢上头条,以儆效尤好了。

笔下生风,我开始讨伐他了...

这家公司全称“湖南尔康制药股份有限公司”,2003年10月22登陆深证证券交易所,尔康制药(SZ.300267)

大家注意,不是这个尔康哈。

尔康制药主经营范围为:化学药品原料药、化工产品、制药专用设备、食品添加剂、化学药品制剂、淀粉及淀粉制品的制造;医药原料、医药辅料、药用胶囊、保健食品、食品、预包装食品、散装食品、食品添加剂的销售;药用辅料、药用胶囊的生产;化工产品研发、销售;生物技术开发服务等等。

2017年5月虚增利润被证监会坐实财务造假。随后开心的吃掉了5个跌停板..

这不是小拳拳捶胸口就能完事的。先不谈股民损失这件事,先扒一扒它做错了什么?

尔康制药在2012年-2017年,把利润虚增在“固定资产”和“在建工程”科目中,当年股灾之后,公司股价非常低迷,但尔康制药近5年营收年复合增长率将近40%,净利润增长率却超过了50%,并且不久后,大股东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减持,减持超过1个亿,套现超过12亿。

由于套现金额过大,吸引外界关注,当时有人翻阅2016年年报后发现,尔康制药在2016年财报科目上动了手脚。

2016年年报中披露一个年产18万吨药用木薯淀粉生产项目,投资1.44亿元,2016年实现净利润为6.15亿,占尔康制药整体利润超过60%,成为了尔康制药的主要利润来源。

问题是,根据公开信息显示,2016年药用木薯淀粉价格3000元—4000元/吨。18万吨的产值才不过6亿元,你说净利润就给我写出有6.15亿元?

行吧,怪我没有早点冲出江湖,不然早就...

但是今年,这家公司又惹出了不少麻烦。尔康制药将会面临超过5亿元投资者的索赔。

2018年年报与2019年一季报净利润双双下降的尔康制药,近期因为业绩增收不增利、投资损失超亿元等12大问题被监管层问询。

根据公司涉案金额,投资者索赔金额不小,仅是2018年年报中披露的索赔额度为3.98亿元,涉及股民690人。而今年5月份最新数据显示,目前股民累计诉讼金额达5.16亿元。

2018年第一至第四季度,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.90亿元、4.96亿元、5.61亿元、8.08亿元,实现净利润10328.35万元、11815.64万元、7632.72万元、-8118.78万元,其公司第四季度收入大幅增长,但净利润却大幅下降。

值得注意的是,尔康制药持有联营企业昌都康祥24%股份,根据合伙协议约定,公司享有昌都康祥96%的收益权。但是令人火大的是,2018及2017年权益法下确认的投资损失分别为1.02亿元和1968.43万元。尔康制药应收账款也明显上升。

诺,股民不火大是不可能的,先骗人,再套现最后还不盈利坑投资者,自掘坟墓用在这里是不是很恰当?

很明显,随着时间的延长,起诉的人数和起诉金额预计将不断增加,很大可能是,尔康制药将会超越大智慧五亿二千多万的索赔金额,或成中国证券投资者维权史上索赔金额最大的案件。

尔康制药目前索赔金额和大智慧可以说是业界的“老大”“老二”。

别看现在股价还比较稳,还拿着不放手的,是准备留着过端午节吗?

尔康制药,其实在过去五年时间里,也是创业板中白马股的佼佼者,至于是怎么成为白马的,我们也悉数一二了。

财务造假真正厉害的不是单一科目造假,而是以虚增利润为主,应收账款,在建工程等等统统串联起来,不禁感叹,这才能达到一种“十全十美”的造假手段呀~